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宅师第章谁是黄雀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宅师 第650章 谁是黄雀?

其他人可不知道方元心里的决定,继续在茫茫群山之间穿梭。。。走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眼前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烟了。

不过还有一些人类活动的痕迹,留下一些披荆斩棘开辟出来的羊肠小道,显然是附近山村百姓打猎或砍柴走出来的路。

“师爷,师爷……”就在这时,小胖子的声音传了过来,但是有几分飘渺,让大家不辨方向,听不出声音的来源。

一时之间,众人左顾右盼,却更是没有找到小胖子的身影。观察片刻,还是找不到人,范离忍不住压低声音叫唤起来:“三宝,你在哪里?”

“师爷,我在这里呀。”

这声音有几分响亮,大家总算有所发现了,下意识地抬头一看。方元目光锐利,线视搜索之中,很快就在附近一棵参天大树的树桠上,看到了一团朦胧的黑影。

那棵树很大,有两个人合抱那么粗壮,枝繁叶茂犹如华盖。在众人的关注下,一片枝叶剧烈的晃荡一下,接着小胖子就扑通的滑落了下来。也难得胖子一身肉,却能躲藏在树上,没把树枝压断。

“师爷,我在这……”一滑落地,小胖子立即躲在树根旁边,然后轻轻招手道:“那些人就在附近,你们快点过来,免得让他们发现了。”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凛然,然后本能地猫着身体,一溜烟似的轻步蹿了过去。片刻之后,众人就围着大树根蹲围一圈。根本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但是事急从权,也顾不上许多了。

“三宝,他们呢。在哪里?”范离小声问道:“没被发现吧?”

“师爷你放心,想当年我跟踪美女回家……咳咳,我是说,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后面有人跟着,只顾埋头走路了,自然发现不了我的踪影。”小胖子得意洋洋道:“再说了。我是远远的吊在后面,确定他们看不到我了,这才跟进……”

“总而言之。在我的小心谨慎下,一切都没有问题。”小胖子表功道:“师爷,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

“做得不错。”范离赞许道:“回去之后。重重有赏。”

“谢谢师爷。”小胖子眉开眼笑。喜形于色。

“不要只顾谢,赶紧说说,那些人在哪里?”范离催促道:“不会是跟丢了吧?”

“丢不了,但是我不敢太接近,怕他们发现了。”小胖子连忙说道:“他们就在山的那一头,爬上树就能看到了。”

“爬树?”众人呆了一呆,才算是明白了,小胖子为啥要躲在树上。敢情不仅仅是为了隐秘安全。更是在监视那些人啊。

“我上去看看。”

此时,方元轻身一跃。然后抓起树干就爬了上去。三两下工夫,他就爬到了树顶,而且动作很轻,几乎没有晃到枝叶。

“好身手。”小胖子眼中浮现一抹羡慕之色,他刚才为了爬上树顶,也没少折据华西都市报了解腾。特别是爬到顶上那些稍小树枝的时候,更是心惊胆战的,就怕摔下来。

攀爬在树冠顶上,透过疏密有致的枝叶,方元果然看到了在远处的山头上,有几个人正在利用手上的工具,似乎在牵线搭桥……

细看之下,方元发现那些人真的在搭桥,搭的是软绳索桥,以便抵达山头的对面。那些人的速度很快,有专门的仪器设备,板机一扣,松筒形的仪器就喷出一条带钩的绳索,然后牢牢固定在对面。

三枪下来,三道绳索就成平行状,随即再用另外的绳子,在平行绳索上横向穿梭,编织成为格状。大概十几分钟,一条简陋的索桥就构建完成。

之后那几个人身体一趴,就犹如爬穑的壁虎,迅速顺着索桥抵达对面山头,然后消失在那座山头的拐角之中。

见此情形,方元连忙滑落树下,把刚才发现的情况告诉了大家。

“爬过去了?”小胖子一听,连忙催促道:“大家快跟上吧,免得他们走远了,不知道往哪座山头一钻,真就找不到他们的踪影了。”

其他人深以为然,稍等了两三分钟之后,就连忙朝那座山头轻快而去。一番潜行之后,就爬上了山顶,看到了那些人构成的绳子索桥。

索桥位于两座大山的沟壑之间,底下是深坑天堑逐渐出现止跌企稳的迹象,嶙峋怪石犹如刀剑斧叉,众人稍微低头打量,也有几分怵目惊心。

“……要不……我们……绕着走吧。”小胖子颤声提议道,望着软绵绵的绳桥,他很怀疑能不能承受自己的重量。

“绕道走?”范离回头瞪眼道:“你说什么胡话呢?他们为什么要铺绳桥,还不是由于绕行太浪费时间了么?我们绕一圈过去,还指望能跟得上他们?”

说话之间,范离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劝说道:“三宝呀,师爷知道你已经尽力了,也不会忘了你的功劳……实在不行,你就先回去吧。”

“回去?”小胖子急了:“师爷,你不能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呀。不能有了宝藏,就把徒孙撇到一边啊。”

“混账话。”范离作势一打,吓得小胖子立即抱着脑袋一缩。

一顿之后,范离没打下去,只是无奈说道:“三宝,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说你这分量,要是压断了绳子摔下去……师爷我不是神仙,可救不了你……”

听到这话,小胖子脸色就垮了,尽是纠结之色。不过其他人可没空理会他的纠结,在他犹豫不决的期间,就已经纷纷爬过了索桥,抵达了对面的山头上。

转眼之间,几个人都爬了过去,只剩下小胖子形单影只站在另外一头。与此同时,范离比划了个手势,让他赶紧回去……

小胖子一咬牙,一跺脚,然后眼睛一闭,直接扑倒在软绳上,爬呀爬,爬呀爬,以大家都感到意外惊讶的速度,不到一分钟就抵达了对岸。

不过索桥却十分稳固,就算被小胖子压得吱吱微响,但是却没有崩断的迹象。反正当他爬到了对岸,顺利站起来的时候,索桥还是完好无损的模样。

“嘿嘿,师爷,我过来了。”小胖子起身道,脸色有点儿发白,但是眼眉之间却是欢在一项关于北京租房新规禁止群租和租床位规定的友调查中喜的笑容。看来人不逼迫自己,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底线在哪里……

在其他人感叹之时,忽然之间变生肘腋,在对边山头的一片茂密灌丛之中,一道人影突然蹿了出来,然后手起刀落,咔咔咔三下,飞快把索桥斩断了。

然后还没等方元几人看清楚他的模样,他已经转身钻回了灌丛之中,仿佛土拔鼠一般,径直消失在草丛深处。

“……啊!”好半响,小胖子才反应过来,骇然惊叫道:“桥,桥断了……”

“鬼叫什么,大家没瞎,已经看到了。”出乎意料,这个时候范离却没有多少惊诧之意,相反十分的淡定,相反还有几分意料之中的神色。

“阿弥陀佛。”连山和尚的反应也差不多,也有几分佩服:“看来真如同范施主所料,他们应该是发现了我们的行踪,所以反摆了我们一道。”

“嗯。”范离点头道:“铺设索桥,那不过是在误导我们罢了。实际上在我们上山的途中,他们爬过来的人,肯定又爬了回去。然后隐藏在旁边设伏,就等着我们爬过来了。嘿嘿,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是黄雀,还真不好说呢。”

“啊呀,师爷,你们知道是陷阱,怎么往下跳?”小胖子又惊又急:“索桥断了,我们现在要回去,肯定要绕一个大圈。那个时候,肯定找不到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的去向,那他们就可以从容取走宝藏,直接远走高飞了。”

“蠢。”范离轻斥道:“我们不落入陷阱,他们能安心去取宝吗?”

“咦?”小胖子一听,立即惊疑问道:“师爷,你们是故意的?”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连山和尚微笑道:“以云雾机警多疑的性格,要是不能摆脱跟踪的人,他肯定不会安心寻宝。既然如此,我们索性成全他,将计就计,顺水人情……”

“你们成全他了,那么我们怎么办?”小胖子眼巴巴道,望着底下的乱石沟壑,心里也有一阵后怕。如果刚才那人,不等他爬过来,就直接砍绳,那他岂不是要摔成肉酱?

“等!”范离胸有成竹道:“等你爹……”

一瞬间,小胖子才反应过来,惊喜交集道:“对啊,我爸好像没来……”

范离转头瞪眼道:“你呀你,一听要找宝藏,就财迷心窍了,连自己亲爹都置之脑后,让他知道这事,非打死你不可。”

“别呀师爷,我这不是被吓着了吗,脑子好像浆糊一样,懵了!”小胖子愁眉苦脸道,几乎皱成一团麻花。

看他悲摧的样子,其他人轻轻一笑。

与此同时,连山和尚若有所思,注意到一直保持沉默的方元,似乎在专注的打量什么,当下好奇问道:“方师傅,怎么,有发现?”

“……哦。”方元这才回过神来,坦言笑道:“也不算什么发现,只是忽然觉得,附近的山水形势,可能有龙的存在。”

“龙?”小胖子一呆,随之左顾右盼道:“哪里,在哪里?”(未完待续。。)

哪些情况能用强的松(泼尼松)
长沙男科医院
长沙卵巢炎治疗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