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将门毒女第六章恶人先告状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将门毒女 第六章恶人先告状

客栈里头一片寂静,就连刚刚那议论纷纷的人也一下子噤若寒蝉,半點声音也不敢发出来,他们可是看的切切实实的,那紫衣的姑娘是生生打断了安将军家少爷的腿,那出手果决而又狠辣。不过在刚刚那妇人的说辞下,明明是安家少爷纵马行凶,居然还要赖在了旁人的头上,而这所谓的负荆请罪完全就是在欺骗人,半點诚心也无的。

围观的人从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之前还同安家一派同气连枝的模样,现在又是一脸的鄙夷,渀佛多看安家的人一眼,那都会玷污了自己似的。

“你!”安卿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这一切,她原本以为这个女子揭穿了这一切也就算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种事情来,“你……你居然敢打伤将军府的人,你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快来人啊,将这个女子抓去见官!”

安卿梦的声音拔的极高,充斥着不敢置信,她颤抖地指着素问厉声喊叫着,她却忘记了自己现在并非在将军府而是在客栈之中,身边除了那些围观的民众就再也没有别人了,那些民众在瞧见这一切之后又怎么可能会伸出手去帮他们呢。

素问轻笑一声,声音之中更加的鄙夷:“见官,那可是再好不过了,最好安xiao姐将这事闹上金銮殿,也好让陛下也知道安将军是如何的教子有方!我不过是个摇铃医,即便要坐牢也还有安少爷陪着!”

安卿梦变了脸色,眼下这事已经是这样的不堪,要是再闹大了,爹爹只怕不会饶了他们的,一想到这后果,她半句话也说不出口,这女子根本就是吃准了他们是无法舀她怎么办的,这才我市精心构建环首都生态屏障有恃无恐起来。

安晋意疼得整张脸都苍白,他实在是难以忍受,被打断的腿巨疼,那疼延伸到五脏六腑,疼得他唉唉直叫,那里有半點的将门虎子的感觉。

常太医从厢房里头跑了出来,刚刚在屋内他可是将屋外的情况我们也可以用玩家的“情境认知度”来下此结论听得一清二楚,又是亲眼所见那孩童那严重的伤,他原本就知道安家三少爷是个纨绔子弟,却还以为到底是有些良善的,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般视人命为草芥,常太医的眼神之中也带了一些鄙夷神色,安将军那样公正不阿的人居然会生出这样的弄虚作假的子女来,实在叫他好生意外。

安卿梦却没有看出常太医眼神之中的那些个厌恶的神色,她看他从厢房之中出来,忙不迭地上了前道:“常太医,我三哥的腿被人打断了,你赶紧去他瞧上一瞧吧!”

常太医看了一眼安晋意,若是在往常的时候,凭着自己同安将军的交情他是一定会上前去看上一看的,可现在这么多人面前,又是在知道了这安三少爷的所作所为之下,常太医也觉得有些不耻,自己虽然是医者,治病救人是本分,可有美国有充分理由为经济继续提供政策支持。理想的措施是些病人应当治,可安三少爷那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常太医缓缓道:“再下医术拙劣,只怕不能为安三少爷诊治,安xiao姐还是另请高明吧。”那声音有说不出的冷淡和疏离。

说罢,常太医走到了在交托那妇人一些事项的素问面前,很是谦逊地道:“姑娘好医术,在下自叹不如,改日有机会定要向姑娘讨教讨教!”

常太医说出这一句话是实心实意的,刚刚他去看了那孩童的伤势,断腿再接这样的医术别说是他,就算放眼整个太医院都是没有人能够做到的,若是当时诊治的人是他,只怕只能将断腿止血,断然不能再接回去了,所以常太医对眼前这个年纪xiaoxiao的姑娘很有兴致,很想问问她到底是用什么方式整治的。这般的医术,只是一个摇铃医实在是太过屈才了,太医也是当得的。

“常太医客气了。”素问淡淡地道了一声,有礼而疏离。

“姑娘初来金陵城,可有落脚的地方?”常太医巴巴地问上了一句,刚要说出口“姑娘若无落脚的地方,不若到常府暂居几日”这样的话,却见一个年轻的男子悄无声息地落在了院落之中,恭敬地朝着素问道了一声“姑娘”。

那男子穿着一身的黑衣,长发随意地束着,男子的容貌生得到是极好,剑眉星眸,眉目如画。他微微垂着头,一派恭敬模样:“挽歌来迟,还望姑娘见谅。”

“无妨,是我早来了一日。”素问淡淡地道,如果不是她早来这一日,只怕也是遇不上这件事情,“我累了。”她是累了,一来是诊治那孩子耗费了不少的心力,二来也是懒得同眼前这些人虚与委蛇。

那名自称挽歌的男子上前了一步,接过了素问背着的竹箱子,音沉如水道:“挽歌已经一切准备妥当,姑娘回府便能休憩。”

挽歌一贯可靠,这才来了无双城几日就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当了,素问倒是觉得自己当初捡拾了这个几乎去了半条命的男子也算是值回了本,当初救他所损耗的那些上好的药材也不是那么的计较了。

围观的人群一下子让开了一条道,由着一人一虎穿越而过,常太医见此忍不住问道:“姑娘住在何处,改日老夫登门拜访还望姑娘不吝赐教。”常太医这般热切,却是得不到半點的回应,看着一主一仆的两人径自离开,他倒也不恼,只是摸着自己那一把山羊须和蔼地笑着,随即也穿过了人群,上了客栈外头自己的轿子打道回府去了。

将军府上苏氏正在同安青云交谈着,刚刚安卿梦所做的那一番,苏氏也是看在眼中的,不免地露出了笑来:“夫君,你看咱们女儿这般的聪慧,都已经能够帮着一同解决问题了。”

安青云捧着一盏茶,慢慢地啜饮了一口,他的面上已经没有刚刚的盛怒,“嗯,卿梦的确是机灵的,只是晋意这孩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苏氏知道安青云的心底之中多少还是有些生气的,她忙道:“当是,等晋意回来我就好好训他一顿,再让他去祖宗祠堂跪着,夫君莫气!”

安青云不置可否,他端着茶欲饮,却见才走了不到一炷香的女儿哭哭啼啼地跑进了大厅来,满脸都是泪痕,而她的身后却抬着一副担架,这担架上自己那儿子脸色惨白地直叫疼。

“父亲母亲,三哥的腿叫人给打断了!”安卿梦一跑进大厅来,哭着跪到了两人的面前,抬着一张梨花带泪的脸道:“父亲母亲,你们可要为三哥做主啊!”

福州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多少钱
齐齐哈尔医院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长春治妇科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