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孤岛世界第三十七章没有答案的问题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孤岛世界 第三十七章 没有答案的问题

“这种方法,倒也有人用过,不过八十公里的距离稍微有点远了,根据清乾隆十五年《京城全图》、1949年和1955年该区域地形平面图等历史资料彼此间的呼应很容易断开。”玫瑰板着脸皱眉道,“你确定要这样行进吗?”

“尽量不低于六十公里。”米馨解释道,“不能太近,万一遭遇无法对抗的强敌,如果太近的话,他们就算被咱们的计划迷惑了,也可以很快就追踪过来,距离远一些,他们就很难追上来了。”

“我明白了。”玫瑰思索着,手指在地图上划来划去,“你刚才指出的那条路,是预计咱们的队伍要走的,至于其他三支队伍,相隔八十公里的话,路线就要变了。”

“嗯,的确有变化。”米馨承认道,“我预计把全程分为两个阶段,以两界城为分割点。前半程比较好走,六曲草原一马平川,金池山脉下方也是平坦荒野,就连角利走廊,最窄的地方也有将近二百公里宽,最宽的位置足有四百公里,霞南平原上更不存在什么大范相隔两分钟发微博围的障碍物,四支车队完全可以铺开并行,路程一千一百公里,预计花费十到十二天。十二天之后,四支队伍在两界城汇合,准备开始后半程。”

“离开两界城之后,路就没那么轻松了,胡汉平原勉强还算好走,穿越山海泽就很麻烦了,至于白鹤丘陵,听名字你们就该能想象出来那是什么地方了吧。”

“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车队进去简直就是自找麻烦。”乌鸦皱了皱眉说道,“你们花山城平时对外贸易,都走的这么艰难吗?”

“那倒不是,花山城的贸易,一般向西走苍蓝隘口出关,然后向南绕行龟蛇盆地,这样也可以抵达两界城。”米馨解释道,“不过走这条路要多绕六百九十四公里,而且很有可能遇到无规律的地热喷泉阻路,万一遇到了,就要滞留至少十天,平时走那条线倒是没问题,但这次嘛,夜长梦多啊。”

“这倒也是。”乌鸦盯着地图看了半天,点头道,“你熟悉地形,还是你做主为好。”

“好,所以还是选择山海泽‘我们把垃圾分了和白鹤丘陵一线。”米馨的手指在地图上画出一条线,“后半程一共八百四重新更换域名十公里,不出意外的话,十五天到十八天就能走完了。不过,这段路就不能齐头并进了,至少白鹤丘陵那段不可以,还要恢复常用的梯次前进方式。”

“为什么?”乌鸦若有所思的问道,“地形问题吗?”

“嗯,那边虽然已经属于中原地区,却是几条山脉交汇之处,地势起伏不平,四支车队根本不可能铺开前进。”米馨叹了口气,有些紧张的说道,“所以这段路只能一起走。”

“好在白鹤丘陵距离花山城已经很近了。”乌鸦指着地图上被标注出的花山城的位置,“就算有人打算对车队动手,也不至于在只有百多公里的位置动手吧,毕竟谁也不知道,花山城会不会为接应车队派出援军。”

“希望能像你说的那样吧。”米馨却并不那么乐观,皱着眉在地图上又看了半天,才隐去脸上的忧色,重新露出温柔的笑容,轻声问道,“路线基本就是这样,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呵呵呵。”乌鸦的露出很奇怪的表情,眼睛一直盯着地图上的某个位置,吃吃的低笑着,像只徘徊在鸡窝旁的狐狸,“角利走廊啊,啧啧,我喜欢。”

玫瑰像是很清楚他在想什么,意味深长的瞥了他一眼,冷冷的一声嗤笑,没头没尾的说道:“这不正是你坚决选这个任务的目的吗?”

“怎么?”米馨对两人的哑谜很好奇,“角利走廊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没什么。”玫瑰礼节性的笑了笑,摇头道,“只是角利走廊起始位置是千壑山,距离我们混乱之城比较近。他说去花山城的话,肯定要走角利走廊,我们三个一来一回,等于白跑了几百公里,我说不一定,为此我俩打了个赌,结果还是他赢了。”

“的确是绕了一大圈。”对于这种明显的托词,米馨显然并不相信,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何况是这些难以捉摸的佣兵。所以她也没有追问到底的想法,只是顺着玫瑰的话随意的点头说道,“没其他问题就好,如果大家都没什么意见的话,就暂定这条路线了,今天的这些话……”

“出你的口,入我们的耳。”乌鸦很自觉的接了下去,“至少从我们三个这方来说,不会让第八个人知道,呵,我想一直在房间里一动不动的枯坐,简直就像是石头一样的那位老先生,肯定是已经知道了的。”

“乌鸦先生说的是。”米馨抱歉的笑了笑,“卢叔叔是我的一位长辈,一直跟在我身边保护我,这次任务他也会跟着我的队伍行动。不过,他性格有点怪,不喜欢和别人接触,只愿意一个人独处,我也不好勉强,所以今天没有给大家引荐,希望大家原谅。如果大家实在不满的话……”

“不不不,强者难免有些怪癖,我想我们都能理解。”乌鸦笑眯眯的说道,“尤其像他这样已经甩开我们一截的强者。有真正的一流强者坐镇,对任务来说是好事,呵呵呵,还是不要打扰老人家为好,否则万一惹得他不快,未免不美了。”

“其实我总是觉得很好奇,但一直不好意思问卢叔叔。”米馨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你们能力者都是像你这样,隔着很远就能相互感应,甚至连对方的年龄实力都能区分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能力者的隐私,如果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先说声抱歉了。”

“呵呵呵呵。”乌鸦推推眼镜,发出一串低低的笑声。这位米老板实在是个很有趣的女人,有时候就算明知她在有意的耍弄一些小手段,也不会让人感到厌恶。就像现在,她是不是真的不了解这个问题,乌鸦无法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有时候共享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隐私,是拉近双方距离,让人感到我们是自己人最有效的方法。

“嘿嘿。”米馨显然也没想过瞒住乌鸦,仰着头露出狡黠的笑容,一副我就是在耍手段,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态度,即便是以乌鸦这种诡异的性格,也不由哭笑不得。

“那么,用另一个问题来交换答案吧。”乌鸦推推眼镜,镜片上光芒一闪,掩去了镜片下诡异的目光。在玫瑰和雌豹古怪的眼神注视下,乌鸦走进米馨,凑到她的耳边,在晶莹小巧的耳朵里轻轻吹了口气,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真正要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呵呵呵呵。”一男一女,两人几乎贴在一起,脸对着脸,同时发出神秘的笑声,至于注定得不到答案的问题,谁还会去管它。

合肥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邵阳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百色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