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妖精王的新娘另一个结局第四十七章另一个结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妖精王的新娘另一个结局 第四十七章 另一个结局(四十七)

有时,她还会把弟弟偷拉到午夜的街道上去玩,这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宵禁之后,没有精灵敢出门。但白天老贵妇又从不让弟弟出门,她便只能冒险把弟弟午夜拉出来。

他俩悄悄地沿着街道阴影处走着,她用极低的声音告诉他这条街道的名字,还有这条街上有哪些店铺。偶尔几次,巡视的卫兵一队队地过来,他俩就像与他们捉迷藏似的,他们往东,他俩便向西,他们往西,他俩便向北,他们往南,他俩便向东,东躲西藏,沿着大街小巷四处乱窜,大气不敢喘的同时,他俩相视一笑,她笑得特别开心时,他眼里的光芒就会比那夜空的星星还要明亮美丽,在那个瞬间,她竟还有短暂的失神。

她还会在午夜时把他拉进她的小阁楼,教他玩扑克牌或者下围棋。他学得特别快,竟能轻而易举地赢她好几局。他们一玩就是大半个晚上,直到天际泛起蒙蒙灰白,他们才能相互靠在斑驳的白墙边睡着。她的脸靠在他的温暖的肩头,长发洒落他的宽厚胸膛,他也已熟睡,但微暖的掌心却始终牢牢握住她容易冰凉的手。

有天清晨,天还没有亮,外面一片漆黑,房子里一片静谧。他发烧得很厉害,好几天都没有退烧,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她很忧心,便从厨房里拿了一个苹果偷偷来他的小屋来看他。

他烧得迷迷糊糊,没有察觉她的到来。她先是为他擦尽额头的汗,又为他洗了把脸,然后换了新的冰袋,放在他的额头后,便坐在他的床头,一边为他削着苹果,一边忧心忡忡地看着他。心不在焉,一个不留神,她的手指头被刀尖划破,鲜红的血一滴一滴落在他的脸上。她慌忙去拿毛巾为他擦拭,可手忙脚乱之间,她手上的血却落得更多,他的脸庞沾满她的斑斑血迹。

她终于在他床头的枕下找到了毛巾,然后小心地为他擦拭。可能是力度大了点,他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矇眬地看向她,低低地道:“姐姐……”

“你没事吧?”本来就在为他生病而忧心,现在听到他的声音,她的眼泪竟流了下来,“对不起,我把你的脸弄脏了。”

“姐姐……我没事……”他艰难地对她说,忽然伸出手,想握住她受伤的手,可却因为无力没有握住。

“你没会没事的,明天就能退烧了。”她连忙擦擦眼泪,生怕吓着了他。

“姐姐,我好像认识你,”由于烧得厉害,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很久很久以前,你是否出现在一个很美丽盛大的婚礼上,君王一不小心,居然刺穿了你胸膛……”

她惊骇地望着他,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这怎么可能?

“其实,他一直感到很内疚,姐姐……”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不见。

他在低喃自语中竟慢慢睡着。

她则被震在床头,无法回过神。

一刻钟后,她拿着染血的毛巾走出他的小屋。

天色大亮后,她一直忙碌,没有空去看他,也不敢想他为何知道这件事。直至午饭后,忽然有侍女匆匆跑来向老贵妇禀报,说那个男宠居然不见了。

老贵妇恼怒万分,立刻派出所有家仆四处寻找,并查出最后一个见过男宠的精灵是她。

老贵妇原本对她与男宠的友好关系就心存不满,这下更是勃然大怒,立刻把她赶了出去,还扣掉了所有薪资。她气愤万分,与老贵妇大吵了一架,最后,她被鞭打二十后扔出了大门。

**************************************************************

三个月后,已经在一个偏僻街角的花店找到工作的她听说了这栋白色房子被烧掉毁尽的事。这事闹得很大,整座主城都传得沸沸扬扬。白色房子里的所有精灵都被烧死了,无一幸存,连只是来窜门的达尔小姐一家都一起被烧死。其中死得最惨的是那个老贵妇,据说是先狠狠鞭笞直至白骨都露出来后,被火活活烧死,死状极其恐怖,令收尸的精灵后来连续做了一个月的噩梦。

不知为何,这件纵火灭门事件闹得很大,但迪尔国君王却似乎丝毫没有追究的意思。不过三四支行的大堂经理向解释:“这是因为点周边的商场、医院、博物馆等单位的员工常常要利用午休时间来办业务天,这件事还在迪尔国君王的压制下慢慢平静,无人再敢多讨论。

得知这个消息后,她不由得庆幸还好没有在那里做下去,否则自己此刻没准也是一具焦尸了,而且死得还很冤。

天气已渐渐变冷,迪尔国已经入冬了。她穿着厚厚的黑色外套,戴着黑色帽子,全身上下都被捂得严严实实,乍一看去,都不知是男是女。她刚刚送完花,独自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雪花一片片飘下,遮住她的眼睛,抬脸看去,暗红的天空沉沉欲落,居然令她想起了亚斯兰的冬季,也想起了亚斯兰的那些人。

已经五个月了,苏德蒙的情绪应该已经恢复了吧?一般来说,三个月就能让人走出失恋阴影,五个月,应该完全解脱了吧。

她的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这样自是最好了。她并没有真正爱上苏德蒙,但却被他的近乎孩子气的“痴情”打动,也喜欢他漂亮得就像女孩子的面孔,还有他那双美丽的绿色眼睛,她喜欢和他待在一起,但她和他之间就像是那种传说中比友情更进一步,比爱情却差一步的那种关系。

此刻正值傍晚,青石板街道上的行人与马车不多,她不紧不慢地走着。漫天的飞雪在空中打着转,一阵阵寒风不住地吹来,一个不留神,她的黑色连帽被吹落,她的脖子因寒冷瑟缩了一下,长发也随着突如而来的大风漫天飞舞,暗骂一句,连忙又把黑帽戴上。

那一瞬,她没有留意到,原本擦身而过的一辆高贵黑色马车突然放缓速度,尔后缓缓地绕了一个弯,不着痕迹地慢慢跟在她的身后。

天色渐渐黑下去,气温下降得厉害,雪花也是越来越大,覆在她黑色的外套一层层雪白,令她看起来像个会走路的雪人。

当她推开花店的玻璃大门时,花店女主人米塔看到她顿时惊叫起来:“欣然,外面的雪这么大了啊?”

“是啊。”她边应着边脱下外套,“别看才下不过一个时辰,可是下得好大。”

“我一直忙到现在,完全没有注意到下雪了。”米塔拿起手中厚厚一沓订单,“最近来迪尔国的贵客可多了,哪怕是个小贵族家里也要弄得漂漂亮亮的,生怕会随时有贵客临门。”

“哦?”她笑笑,把黑色外套放在外间的衣架上,轻轻拍打着,“尤妮没帮您整理订单吗?”

“她啊,”米塔十分不高兴,“一下午就忙着打扮去了,可能是要与谁约会吧?”

她笑出了声,“是吗?真为她感到高兴。”

米塔真是个难得的好老板,对待员工就像对待朋友一样,毫无架子,令她直呼幸运。尤妮也是这间花店的老板,与米塔曾经拥有一个共同的丈夫,后来丈夫因病过世,她们也无意再嫁,便与丈夫其他的妻妾合理分配了财产,从此各走各路了。丈夫在世前就曾说过,如果有谁无意再嫁,这间花店就留给谁,如果想要改嫁,那么便可以平分除花店外的其他家财。于是,米塔和尤妮便成了这家花店的女主人。

随意聊了一会儿,她打了个哈欠,米塔便让她先休息一下,晚饭时会再叫她。她听到台下观众和自己一起合唱自家民族的语言边打哈欠边刚踏上红木楼梯,忽然听到米塔紧张而十分有礼的声音,“大人,晚上好,请问我能帮到您什么吗?”

她感到好奇,米塔向来对人不卑不亢,哪怕应对上门的贵女们也一样,怎么突然胆子这么小了?她探出头一看,就在那一瞬间,她整个人呆住,仿佛瞬间被人点了定身咒一样。

而那个人,正立身在花店内,完全没理会米塔的热络,而是定定地看着她。

淡黄色的烛台火光下,他原本精致美丽的面容出奇地憔悴,带着疲惫、焦虑、烦躁,还有一丝几近看不清的喜悦与庆幸。他的原本完美线条的下巴瘦了一大圈,还隐约有些青黑胡渣,显不怕丢的自行车得有些不修边幅,这与他原本极重视外表的特点明显有些不符。

他身穿一袭华贵白色镶着宝石的长袍,站在简陋的花店内,仿佛能将整间花店瞬间照亮。

长治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石家庄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丁桂儿脐贴可以和蒙脱石散同时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