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零剑星之刻第三百二十八章圣银剑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零剑星之刻 第三百二十八章 圣银剑

思ˊ路ˋ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星寒蹲在尸体旁检查了一下死者身上的遗物,他总感觉这不是一起普通的凶杀案。虽然尸体上只剩下皮和骨头,但是依稀可以辨认的出来,死者双手处的皮要比其他地方更加紧一些,像是生前在保护着什么东西。

那本圣经有略微被烧焦的痕迹,不是一般的火焰灼烧,而是黑暗魔法所致。

翻开圣经,这里面似乎和地球上的圣经不太一样,描述的只是一些信仰而已。书里很多地方因为焚烧已经看不清字体,但中间的几页似乎有着被撕掉的迹象,一个神父是绝对不可能撕掉他的圣经的!

从前后的页码上来看,大概被撕掉了十页左右,不知道撕下它的人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这尸体是从里面被移出来的,我们进qù看看吧。”星寒看了一眼敞开的教堂大门,如果黑暗元素沉积在下方的话,只有这一种可能。

刚刚进入教堂内部,里面的钟声突然响起,现在的时间大约是下午的两diǎn。

教堂里格外地平静,只有忏悔室附近传来令人厌恶的大量黑暗魔法元素,十字架上也有略微被侵蚀的而且这种影响并非偶发痕迹,银色大片地变黑,连角落的雕像都受到了感染。

“星寒,那边是后门吗?”莉莉希娅环视着教堂,二楼上好像也没有什么动jìng,但在角落雕像的一侧有一道很隐蔽的xiǎo门,门上没有把手,颜色也和墙面非常相似。

众人来到xiǎo门前,星寒用劲推动,这门好像是石头做的,但也是一推就开。阳光透进教堂,一股“呲呲”的声音从地面响起,黑暗元素一遇到耀眼的阳光便迅速崩溃,但如果魔法师在一旁的话,会以魔力的大xiǎo维持住元素的形体。

门后是一片花园,不是很大,但也绝对不xiǎo,一般的教堂很少能见到这种景象。

“月星?”花园的一端是一条河流,河畔站着一名金色双马尾的女孩,穿着看起来也是月星的样子,“喂,你去哪了啊,我们找你半天。”

女孩没有回答,星寒也稍微警惕起来:“月星?”

“月星,别闹了……”莉莉希娅刚想靠前,突然发现那女孩脚边的花朵似乎有些枯萎的痕迹,便xiǎo声对星寒説道:“xiǎo心diǎn,她好像不是月星……”

“不用你説我也发现了啊。”

“吾之剑,名曰——断星!”既然对方不是月星,多半是杀了那神父之后躲在这里的凶手,一剑捅死她也算是帮神父报仇了。

“呼——”

星寒刚刚从女孩身后绕到前面准备一剑刺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惊yà地停滞下来,整个人都退到了xiǎo河里。

“喂,月星!”

“什么?”莉莉希娅大吃一惊,这个散发出黑暗魔法元素的女孩竟然会是月星?!

月星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眼睛的颜色也稍微发生了变化,整个人看上去沉闷无比,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而她的身上散发着致命的黑暗魔法才是最dà的疑diǎn。

她的脖子上还系着自己送给她的那颗麦色晶核,但也被黑暗魔法稍微吞噬了一角。

“月星!”

无论怎样叫她都没有用,她只是呆呆地站在潘佩聪羞涩的笑了: 其实我的恋爱经过很简单原地,目光死盯着河流对面的不远处。

星寒顺着她呆滞的目光看过去,那里只是一片空旷的草地,连花朵都没有一支,四周的蝴蝶似乎也不愿向那片草地靠近。

“看来这次碰到来头不xiǎo的敌人了啊,星寒。”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冒出,星寒快速转过身去,时隔将近一个星期,再次见到了她。

“朵雅?你怎么会在这?”

“先别管我了,那个孩子被黑暗魔法侵蚀了,想办法救救她吧。”爱露琪带着伊芙妮洛快步走过来,但让星寒好奇的是,和她一起来的竟然没有茱利欧和艾瑞卡。

“有办法吗?”星寒看向爱露琪,她刚刚检查过月星的状况。

爱露琪diǎndiǎn头,催动契约:“贝尔谢加,出来。”

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一名身披银色铠甲的骑士缓缓从一旁走来,冲着爱露琪行了个骑士礼:“我的主人,随时为您效劳。”

“把宝库里的圣银剑拿出来。”爱露琪伸出手,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

白骑士一下傻了眼,愣了许久才大惊道:“主人,那可是哈比斯王室最后一把圣银剑,请您考lǜ一下王室的未来。”

“未来?你现在是他们的王,我是你的主人,除非跟我解除契约,否则就快diǎn拿出圣银剑。你可要想清楚了,你来到这边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跟我解除契约的话,还能找到比我吻合度更高的吗?”爱露琪一脸阴险的样子死逼着白骑士。

“我……主人,不得不説,您这次的要求很无礼……”

“哦?那切断契约好了。”

“可是!主人等等,我没説不给你!”白骑士突然站起身,一把抓住爱露琪的手,切断契约回路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

“哈比斯宝库,开放。”

一轮闪着金光的月亮随着白骑士的召唤显露出来,他将右手伸进金月,从里面缓缓抽出一把非常漂亮华贵的银色短剑。

“主人,让我来吧,这把剑只有我才能使用。”白骑士把目光转向月星,手中圣银剑划过她周围的空气,不断地有黑暗魔法元素被神圣的力量所洗礼,化为缕缕黑烟飘向天空。

爱露琪diǎn了diǎn头,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白骑士。

“星寒,帮我扶着她。”白骑士看了一眼站在水里的星寒,示意道。

星寒收起断星,用双手按住月星的肩膀,没过多久,一股灼热的气体从她的身上冒了出来,之后,圣银剑猛地贯穿了月星的身体!

“呃啊!!!”

月星开始抽搐起来,甚至扭动着身体准备逃离圣银剑。

“白骑士,这样不会有事吧?”星寒一把抱住月星,冲着白骑士问道。

白骑士的表情很严峻,道:“不会有事,圣银剑只是扼杀黑暗力量,不会对造成伤害。”

星寒这才放下心来,过来一会儿,月星不再挣扎,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安静地趴在星寒身上一动不动。

“贝尔谢加,审判结束。”白骑士抽出圣银剑,这时的剑身已经被大片的黑色魔物侵蚀,冒着浓重的烟气,“主人,我的工作做完了。”

“嗯,谢谢你了,回去吧。”

“是,我的主人。”

爱露琪缓缓走向星寒,看了一眼他怀里的月星问道:“怎么样,现在感觉她好多了吧?”

“嗯,朵雅,谢谢你。説起来,你为什么会在这,还有伊芙妮洛。”

“哦,我是跟着墨本哈菲的魔力来到这的,谁知道会在这里碰到你们。”爱露琪笑了笑道。

“墨本哈菲?她让各国看到中国乃至东亚会继续在全球经济下一波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来这里干什么……对了,这地方你们是怎么找到的啊?”星寒不解道。

爱露琪看了一眼伊芙妮洛,叹了口气:“我们是借助茱利欧的权威才到这里的,但是莉丝缇娅那边也不能没人照顾,所以他只把我们送到了这里。贝尔谢加的权威也仅限于这个阶层,想要进入再接下来的第三和第二阶层的话,必须要联系到茱利欧,不过自从他离开这里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这样啊……”

“好了,别在这里站着了,你们也很累了吧,我在这里包了一家旅店,里面还有很多空房间,我和伊芙妮洛两个人住着也挺浪fèi的。”爱露琪拍了拍手,扭头走向教堂外。

……

把月星安置下来后,刚离开她的房间,便听到走廊的尽头传来爱露琪的声音,好像在和什么人争吵着。

“朵雅,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星寒,没事……”爱露琪看到星寒过来之后也停了下来,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夕阳。

她的身旁没有人,大概刚才的争吵声是和那个白骑士了,听上去那把圣银剑对他很重要的样子,但是爱露琪却无情地让他贡献了出来,他的心里肯定也不会好受。

“刚才是和白骑士吵架了吗?”

“你听到了呀……如果不叫他那样做的话,黑暗魔法一旦再继续侵蚀下去,月星就死定了。”爱露琪托着腮,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那把圣银剑是什么?看起来对白骑士很重要。”星寒缓缓问道。

爱露琪呼出一口气,道:“圣银剑是哈比斯王室的象征,一共有四把,其他的三把已经遗失,今天贝尔谢加用掉的是第四把圣银剑。圣银剑对黑暗魔法的驱散性很强,但是自身也会受到损毁,必须放在最为纯净的光明池里清洗,清洗一次的时间是一百年。圣银剑也有另一个作用,就是决定哈比斯王室下一任的继承者,如果变成这个样子就没法使用了。”

“那白骑士可以等上一个世纪嘛,反正他作为天使又不会死。”

“説得轻巧,贝尔谢加在成为我的天使之前,已经是个六十岁高龄的骑士了,从他的第一任主人到我这里,他现在的年纪大概已经有一百四十多岁了,如果我和他解除契约,他就会立刻死在这里。”

“什么……难道説你明知道这样还要……”

“等上一个世纪……我可没那么多的时间,不会再有比我更加吻合贝尔谢加契约回路的主人了,也就是説他离开我,埃及安全部队拥有更大权力。“人权观察”组织近日发布报告说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才会説出那样的话,因为无论如何,哈比斯王室的命运会终结在他这一代。”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阅读!

枣庄儿童牛皮癣医院
沈阳治疗阴道炎费用多少钱
成都治疗阳痿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