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寻魔第七十九章疗伤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寻魔 第七十九章 疗伤

凌一凡跌跌撞撞走出十几里,终于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满天星斗,玉盘似的圆月在云中穿行,淡淡的月光洒向大地,落在凌一凡的身上。

一阵清冷的夜风在凌一凡身边吹过,昏迷中的凌一凡只觉得身体传来一股凉意,昏迷的意识渐渐的有了一丝清醒。片刻之后,缓缓地,凌一凡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微微的转了下头,看着身边景色,依稀记得自己在击杀了那个玄冥宗的长老之后,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这里,但相比要好很多。数据显示便因为伤势严重,体力不支而昏迷。

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还在晕倒前的地方,凌一凡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向空陌尘问道:“空爷爷,我昏迷了多久了?”

听到凌一凡的询问,空陌尘长吁了口气,道:“你小子,这已经能反映出追捧健身这个群体的一些共同心态。是第二天的晚上了,我还以为你没有个六七日是不会醒来的。你就这么躺在这里,距离那战斗的现场又近,我一直担心你的安,但是你身体伤势严重,我又不敢轻易移动你的身体。以后什么事一定要倍加小心,可不要这么拼命了。”

“我也不愿意的,谁知道那个家伙竟然将我的优势克制的死死的,说到底还是实力太弱了。”凌一凡幽幽的回道。

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钻心的刺痛让凌一凡忍不住闷哼一声,他现在想要坐起来都十分困难,不要说是移动身体和赶路了。

凌一凡略显焦急,心道:“这样可不行,怎么也得想办法找个地方隐蔽起来再慢慢恢复。这里距离战斗的现场太近了,自己杀死了那个元婴修士,虽然不知道元婴修士之间有什么特殊的联系方式,但是在姜云天陨落的那一刻,恐怕他的同伴已经得知了他死亡的消息,说不定很就会寻到这里来,到时自己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凌一凡静静的感受着体内的伤势,身的骨骼多处都出现了裂痕,五脏六腑是严重受损,如果他现在没有踏入了凡,或者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恐怕早就死了十回了。

吞下几颗疗伤丹药,突然,他发现体内有一股特殊的能量在修复着体内的伤势。细细感知之下,凌一凡惊讶的发现,这股能量对身体的修复之力及其惊人。自己能这么的醒来其中有大部分原因恐怕都是和这股神秘的能量有关,只是这股能量太过稀薄,法的对身体的伤势进行修复。

这股神秘能量呈淡蓝色,凌一凡眉头紧皱,忽然想了起来,这不就是当初与那水灵兽战斗时留在体内的蓝芒吗!后那道蓝芒有些许隐藏在了自己的体内,当初这奇异的能量就曾修护过自己的伤势,如今虽然有所残留,但已是极少极少的了。

突然凌一凡灵机一动,这蓝芒是灵兽体内的能量,而那元晶又是灵兽孕育出的精华所在,想必那元晶也有同样的功效,只是当初自己在吸收的时候,还没有来的及感受便被那可恶的圆珠给抢走了。这回我小心一些,我手中还有两颗元晶,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

于是凌一凡便赶紧将自己的发现和想法向空陌尘说了一遍,空陌尘听后诧异道:“哦?还有这种事,福祸相依呀,看来这秘境之地对你来说说不定还是一锄缘呢,既然如此你赶紧试试吧!”

凌一凡赶紧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颗元晶握在手里,这是那颗火元晶,虽然属性不同,但凌一凡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但愿如他所想,这元晶会对自己的伤势起到作用。

右手握着元晶,凌一凡紧张的缓缓的运转着《五行归元诀》,凌一凡尽可能的将《五行归元诀》运转在一个极慢的速度下。随着功诀的运转,火元晶中的能量被一丝丝的吸入凌一凡的身体。凌一凡顿时感觉经脉中一阵炙热,但好在还能够忍受得了。

这丝能量游走在经脉和身体内,一部分流向了丹田转变为元力,一部分消失在经脉之中化作了及其微弱的一丝火元素,还有一部分流向了五脏六腑和受损的经脉骨骼,修复着伤势,但是其速度却要比那水属性的能量要差上不少,不过比之前服用的丹药要了许多。

凌一凡还尚不知道,五行之中虽然水元素对疗伤有不错的辅助作用,但是其中木元素的效果是强的,所以,此时凌一凡吸收的如果是木属性的木元晶的话,那伤势恢复的速度恐怕就恐怖了。

虽然心中对这火元晶修复伤势的速度略有失望,但是有胜于,总好过那么慢慢的恢复要强上许多。过去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凌一凡正缓慢的吸收火元晶的能量。突然,手中光芒一闪,元晶再一次消失了。正在恢复伤势的凌一凡一个机灵,若不是身上的伤势太过严重,让他难以动分毫,恐怕他早就蹦了起来了。

握了握空空如也的右手,凌一凡心中一阵咒骂,“它奶奶的,我已经可能有高位截瘫的危险。运转的很慢了,怎么又没了?不会是被我吸没了吧?”

这时空陌尘的声音在凌一凡脑海中响了起来,“别琢磨了,你要不要进这圆珠里看一看?”

凌一凡一听,心道:“果然又是你这挨千刀的,将我尽心机得来的元晶给抢走了。”一边心中抱怨着,一边神识进入了圆珠之内,果然,在圆珠的正中间上方,映入眼帘的,原来是悬浮着一颗水元晶的地方,现在又多出了一颗火元晶。现在这两颗元晶悬浮在圆珠的上空,彼此相互围绕旋转着。

看到这里,凌一凡奈的低叹一声,神识退了出来。检查了一下身体,虽然元晶被抢走了,但是这一次吸收的时间要比上一次吸收的时间要长上许多。所以那些吸收入身体的能量还没有消耗完,还有一部分积存在身体之中,缓缓的修复着身体的伤势。

就这样,凌一凡静静的躺了一夜,身上的衣襟早已被露水打湿,一阵微风吹过,身体便传来阵阵凉意。不知不觉,东方破晓,一缕黎明的曙光驱散了孤冷的黑夜,光明照耀大地。但是凌一凡怎么也没有高兴起来,此时体内吸收的元晶能量已经部耗尽,身体的伤势只恢复了三分,只能勉强的将上半身支撑起来。

若是就这么慢慢的自然恢复,想爬起来走路,恐怕没有个三五日是不可能了。如果将手里后一颗元晶也拿出来吸收的话,天黑之前身体的伤势就能恢复到五分,可那样的话,其结果十之**跟前两次一样,后被那圆珠抢走。而如今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威力强大的宝物,又经过了姜云天一事,对隐身衣和追魂针已经不能过于依赖了,在这样的境况下,想要再夺得元晶就难如登天。而没有了元晶,就不能获得传承的机会,那么这秘境之行也就失去了意义,自己的计划也便失败了。

可如果不拿出元晶,凌一凡就只能赌一把,赌自己在这恢复的三五日时间里不会有人经过此地。如果赌赢了,他就不需要消耗掉手中唯一的一颗元晶了,如果赌输了,那后果不言而明,等待他的将是九死一生的结局。

思量再三,凌一凡实在是赌不起,输不起,元晶没了还有机会再获得,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就算这次的秘境之行一所获,也不能栽在这里,外面还有亲人和爱人在牵挂着我,我必须活着出去。我已经在这里躺了两天了,距离战斗的地方又如此之近。而且那姜云天在追杀我的时候似乎给了他的弟子什么东西,让他们依靠此物寻找他,想必玄冥宗的人随时都可能寻到这里来,万一被发现了可就糟糕了。

凌一凡主意已定,取出了那后一颗但发现周围都是孩子的母亲土元晶拿在手里,便准备将这后一颗元晶也用来恢复伤势…

混合性阴道炎会闭经吗
乌鲁木齐医院白癜风
上海治疗卵巢炎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