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妖怪事务员章夺命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妖怪事务员 2130章 夺命

这么几年以来,义云从本来活泼的少年,变得冷漠,冷静,他对周围的事漠不关心。也难怪变化这么大,毕竟经历那灭门惨案,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他现在二十岁不到,才刚刚过了十八岁,八年了,八年每日他都抽很多时间勤练武学,而他家族亲传的义家独门绝艺,连环十三式已经到了第十重,义家之所以能雄霸一方,跟这家传武学有很大关系。

义家历史上,从未有人练到过十层,就是当初义家的老祖宗也是因缘际会,悟出这十式,后三式乃是经过不断演化加上去的变招,但是就是被誉为义家栋梁的义翔,当初也只是练到了第九式便很难进步了。

但是就凭借着九式也是独霸一方,可想而知,这门武学多么深奥。义云能领悟这第十层,他清楚的知道是胸前的玉佩帮了他,这也是后来练功发现的。

他只是曾经猜测过,那两个仇人之所以害他全家,也是为了这玉佩。有次无意之中,他练功不小心弄破了手掌,他惊奇的发现胸前一阵紫光闪烁,让他都睁不开眼睛,后来他发现胸前那紫色玄龙玉佩竟然在吸收他自己的血,过了一会,玉佩光芒消失,他的手掌也不再流血了,从此他就觉得这玉佩一定不简单。

经过长时间的修炼,义云发现只要每次玉佩吸血后,他在打坐修炼吐息纳气,运转周天经脉,自己的内力都在飞速增加,往往别人辛苦数日积蓄的内力,他最多半个时辰。他终于明白这玉佩真是个宝贝,也许仇人真的是为玉佩而来,他也清楚的知道他为何能轻易将家传的连环十三式练到十重了。

他茫然的回想着以前的日子,父亲抱着他到处转,而他手里拿着小小的风车咯咯的笑,哥哥在父亲身边做着鬼脸,母亲买糖给他们吃。一幕幕,仿佛倒影一般,从他脑海匆匆略过。

街角,一阵风吹来。“天色已经快要晚了啊。”自言自语的义云看了看有点黯淡的天色,来到了一个几乎平日里都没什么人来的巷子里。

“哇,大哥哥又来了啊。”几个小乞丐看到他的身影,都跑了过来,也就在此刻,义云的脸上才露出久违的笑容,他笑的很开心,他随手把几个钱袋扔给他们,看着他们抢着,开口道:“别抢,别抢,人人有份,都去买点吃的吧。”

他几年来,一直都在帮助这些苦命的孩子,也只会帮助他们,在他看来,只有乞丐才是他值得帮的人,从未间断。

看着他们一阵哄抢,随后离去的身影,义云都记不得帮了多少次了。看着他们那开心的笑容,义云突然间有点伤感,数年之前,他也和他们一样,为了几个包子,甚至是一块饼,一个铜板,要苦苦哀求,寒风中,大雨里不停的乞讨,只为活着。虽然现在他还穿着破旧的衣服,拿着那乞讨袋子,但是他已经不再乞讨,只是缅怀那个老乞丐。

那个老乞丐给了他很温馨的感觉,他觉得乞丐真的值得他帮助。他看看阴沉的天气,脸上一阵伤感的看着东北角的巷子,叹口气道:“要下雨了啊,在往前,就是我家了,每次我都故意绕道离开,去看看吧。”

远处一片房屋,崭新富丽,那是他原来的家,义家庄园,他毅然往那走去。

终于天色暗了下来,还伴随着滴滴答答的雨水。站在对面的台阶上,看着地面滴落的雨滴,义云有点心痛,他回到这个伤心地了。

这里的废墟已经没有了,如今的房屋比他原来的家还要豪华,还要气派。漠然的看着大门,义云表现的很平淡。

“能一下让我家变为废墟,究竟那两个人的武功有多高,我如今的武功能对付吗?我能报仇吗?”情不自禁的捏紧了双拳,义云一拳打在身边一个柱子上。

虽已经收回了不少内力,但是柱子还是明照片不发了行不?”    “嗯显的开裂了。“还是走吧,这里不属于我。”雨夜,人影消失,说不出的凄凉,那无处宣泄的恨,义云感觉心内一团火在燃烧,他要发泄。

来到郊外一片树林,义云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燥热,一掌,一拳,一脚,来回交替,摧残着树林,不知过了多久,他停了下来,他耳边传来了微弱的救命声。

眉头一皱,他调转身躯,准备离开树林,因为他不想管,这么多年的冷漠,他已经习惯了。脚走了几步,他又停住了。“女人的声音。”

他心内想着,叹口气,往声音来的方向而去。只是眨眼功夫,就到了。

雨越下越大了,他看到了一幕让他愤恨不已的画面。

一个已经裸了半身的女子,正被一个男子压在身下,而男子粗暴的将女子下身的衣物扒去。“禽兽!你不得好死!”女子哀怨的叫声反而让**满心的男子更加狂热。

“哈哈哈,你叫吧,尽管叫吧,小爷我今日看中你,是你的福气,只要你依了我,你父亲的病我可以帮你,再说,你在这里叫坏了嗓子,也不会有人来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义云怒气天胸,一个箭步穿出树林,一脚踢翻那男人,吼道:“你这王八蛋,你竟然做这伤天害理之事,我绝饶不了你!”

男人从地下爬起,上下打量了一下义云,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你瞎眼了是吧!你不知我是谁吗?我是那如今东旺城最大庄园的丁少爷,你敢如此对我,我要你命!”说着就喊了起来。

义云一脸不屑的看着他,只见那个丁少爷身边不一会就多了十几个家丁,各个手拿兵刃,朝他逼了过来。

杜尔伯特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公诉机关认为

“你们这群狗仗人势的东西,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出这树林。”义云此刻正需要发泄,如今见到这等嘴脸之人,毫不客气,上去就是十三式中的夺命。

雨渐渐停了,而义云眼神凌厉的盯着丁少爷,后者双腿打颤,手指着义云,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长春哪家医院妇科好
拉萨治疗包皮包茎多少钱
福州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