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尘封永恒章少少主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尘封永恒 100章 少,少主!

“啊......啊......疼......疼......啊......疼死啦......”

股价进一步下跌空间不大 一声声痛苦的哀嚎在宅院内外响起,伴随一股恐怖的威压笼罩整个林府,这种威压犹如是入道境武修的压迫感,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让所有非林氏的入侵者颤栗翻滚,痛苦不堪,完全陷入了哀嚎中。

而这个恐怖的源头,正是那个完全没有任何道元的,林氏十几年的废材,一个只是被林氏家族用来作为族长炉鼎的名义上的少主,林月生!

林月生每踏出一步,那种恐怖的威压都浓郁一分,除了林氏家族的剩余的百分之五十的族人露出震惊与欣喜外,内堂门外的二位重伤的林氏族老,此时也是目瞪口呆,神色复杂间更多的是惊喜,喜出望外状。

“少,少主,真是你么?少主,你怎么?林氏有救了!有救了!少主,就是他们,他们杀了我们这么多林氏族人,少主,杀了他们,杀......”

二位族老亢奋的嘶吼着,虽然十几年的同谋,在族长的失败下功败垂成,本来已死的心,突然又看到了希望,少主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实力!

林月生缓步踏出内堂,猩红的眸子,淡淡能让坏的胆固醇免于被氧化的看了眼门口的二位族老,平淡的道:“少主!好陌生的名字!十几年了,还是叫我月生习惯些!”

“月生?!少,少主!这,这怎么可以......”

二位族老微微一愣,林月生已经走过他们,向着罗风的位置缓步而去。

此时林月生的背影,犹如一头蛰伏十几年的猛兽,让二老都心生恐惧。

而罗风,身为全场最强的武修,八转问道境,此时正痛苦的趴伏在地,抱头哀鸣,战栗的身躯,随着林月生的临近,更加止不住的剧烈颤抖。

那是一种只有在罗氏唯一入道境的太上长老面前,才会感受到的恐怖威压,面如如此骇人的威压,罗风完全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心,早已失去了方寸。难以想象一个林氏十几年的废人,竟然隐藏着如此的实力!

“罗族长!你没想过,你也会有今天吧?我林氏族人的鲜血,就用你的血来祭奠吧!”林月生的眸子愈发猩红,渐渐凝起的双眸猛然一睁。

一股犹如万针扎入灵魂深处的刺痛,让罗风感到痛不欲生,死去活来。

“啊......”惨烈的哀嚎响彻林府,罗风整个人浑身浴血,血溅当场。

而所有残存的林氏族人,目光中带着冤屈的宣泄,与悲愤的释放,曾经的林氏荣耀与尊严,曾经林氏的辉煌与强大,都在此刻涌上了心头!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林氏的血不能白流!杀死他,少主!”

所有的林氏族人,嘶吼着发泄心中的痛苦与无助,眼神中充满着仇恨。

林月生显然没有打算这么轻易的让罗风死去,正准备再次施压,忽然林月生犹如杀神的面色陡变,看向宅院上方的一处,一道黑影急窜来。

“风儿......!林氏犬子,狂妄至极,找死......”怒吼声转瞬而至。

咔啦!

林月生神色绝然,刚怒目而起,直感到胸口瞬间受到猛烈轰击,整个人狂吐鲜血向着宅院一角狠狠的砸去,身躯几乎被拦腰弯成了二断。

噗!

深深砸进墙角的林月生,再次鲜血狂吐,整个人瘫软在地,意识模糊。

“小小年轻,心思竟如此毒辣!你以为你是先天魂体,比我们入道境武修更能掌控神魂,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没有经历武修的洗体,你虽然神魂天赋惊人,没有保护,你的身躯就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黑影渐渐现出身形,一道枯瘦的老者,道道沟壑遍布脸庞,阴霾的双眸中一抹抹狠戾的杀意弥漫,快速转身向浴血的罗风喂着丹药救治。

“风儿......!”老者道元犹如浪涛般澎湃的向着哀嚎中的罗风灌去。

“啊......痛!好痛啊!老祖,杀,杀了,他......”罗风痛苦怒嚎。

罗氏老祖眸子冷厉犹如刀芒,喂罗风数颗散发丹香的丹药,微微一点其眉心,让浑身浴血这些数据引发了部分民的质疑痛不欲生的罗风,愤怒的双眼缓缓闭起昏睡过去。

此时整个宅院一片寂静,天罗城唯一的入道境武修,罗氏的老祖罗涧,竟然现身了。在场除了林氏的二位族老依稀记得曾经见过罗涧的模样,现场除了昏睡过去的罗风,无人识得眼前这位传说中的罗氏老祖!

但是那股愈发恐怖的,真正的入道境武修的威压,却是让全场都感到窒息,犹如巨石压在心口,难以喘息。没有人会去怀疑,眼前人身份。

“林氏犬子!心思怎会如此歹毒?!明明习得了控制先天魂体的魂术,竟然瞒着林狄!林狄只以为十几年能够以你为炉鼎,冲破问道境!结果,反成为了你的炉鼎,毕生的修为全被你的神魂炼化成为了废人!”

罗涧望着在墙角内不住呕血,奄奄一息的林月生,眸子冷厉的怒斥道。

“咳......噗......我给.....了林狄机会......可是他宁愿舍弃族人......咳......也只顾自己偷生晋级!......他死有余辜......!”

林月生没有丝毫的畏惧,怒目而视对着罗涧,不住的咳着血弱弱笑道。

“林狄够狠,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更狠!真是报应!不过这都是你们林氏咎由自取!今天将我罗氏家主伤成如此,你们林氏全要给我陪葬!”

罗涧狠狠的扫了眼在场其他的林氏族人,一股恐怖的威压浑然而起,单手一挥,一边近百林氏族人直接化为了血泥,转眼在眼前炸裂而散。

“不......!罗涧,我与你同归于尽!”之前二位重伤的林氏族老,此时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二个人竟然道元倾其而出,齐冲向罗涧。

不断爆涌而出的道元,完全超出了二老的极限,生命之火此时爆燃了。

“就凭你们!?蝼蚁尔......!”罗涧双手划出数道印诀,猛然拂去。

轰,轰......

二位林氏族老最后的献祭国企经营的是国有资产,直接被推向了林氏剩余的族人群中,顿时轰然的炸响,林氏族人转眼死伤一片,哀魂遍野,林氏几乎死伤殆尽。

一旁本就奄奄一息的林月生,面对如此骇人的震响与涟漪,此时竟然没有被波及而安然无恙,只见一道微胖的矮小身形出现在了林月生身前。而其左右还有二位几乎长的一模一样的侍卫服饰的身形守护着。

“你是?”罗涧微微扫过眼前的来人,这是刚才一直在一旁静观之人。

“拜见罗老!在下楚氏楚源财!多有冒犯,请多见谅!”楚源财拱手。

“楚氏!敢来天罗城夺食,果然有些底蕴!”罗涧望着其身前二位七转问道境巅峰的侍卫,眸子渐渐凝起,猛然一凛道:“你想渔翁得利?”

“罗老别误会!我只是刚接到天霄观的传信,本次天霄观参加浩元宗灵观洗礼的三位代表已然产生,这可是天罗城的大喜事,不宜杀戮!”

“这又如何?!这与你要为林氏出头,有何关系?”罗涧威压涌来道。

“这种普天同庆的日子,罗老就别赶尽杀绝了!万一被天霄观知道了,恐不好交待!”楚源财一边回着话,一边赶忙取出丹药救治着林月生!

“你找死!”罗涧猛然爆起,恐怖的威压犹如浪涛般狠狠轰向楚源财。

“给我死守!护住林月生,楚氏兴!护不住,楚氏危!”楚源财喝道。

昆明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桂林治疗白癜风医院
长春盆腔炎治疗费用